甜味车厘子

【祺泽】无疾而终

我真的哭了呜呜呜呜

脆脆:

原文被屏蔽了 重发 (苦笑)
建议bgm:林宥嘉的新歌《脆弱一分钟》

本文涉及名字与真人无关,请勿上升。勿上升。

be 慎入



chatper 1.

窗外开始下起雨,李天泽很喜欢路灯照着窗上的雨珠,拿出手机拍了一张。下意识的想发给一个人,打开微信看着空白的微信首页,撇了撇嘴角,像是笑,像是自嘲。

李天泽没有存聊天记录的习惯,看了的消息,退出就会删除。
唯马嘉祺例外。

发呆的这会儿,tf家族训练群发来集训时间的通知,被安排在马嘉祺中考结束之后。
得有好几个月没见他了吧。李天泽想,不知道高了没胖了没。

反正无人听见他心里的思念,就也任它肆虐,不做挣扎。


他无数次怀念拍《第二人生》的时候。

刚拿到角色的时候,马嘉祺满脸欢喜,挑着李天泽的下巴喊着他前女友。他翻翻白眼,也不抗议,旁人只当他是好脾气,其实是他自己不介意。

李天泽刚换上裙装戴上假发的时候,一直躲着马嘉祺。他想到马嘉祺看到小贺的女装笑得前仰后翻的样子,被贺峻霖追着打了一晚上。似乎也预见了他见到自己的女装后,被他嘲笑的样子太耻辱了。

于是李天泽连马嘉祺如果嘲笑自己要怎么威胁都想好了,但最后拟好的那句“你再笑我就把快乐星球的剧照打印起来从长江国际十八楼往下撒”并没有派上用场。

马嘉祺是笑了,却笑的是被惊艳的倒吸了一口气。
预想之外的反应让李天泽手足无措的不好意思起来。

“你别看我。”李天泽说

马嘉祺很听话,却又恋恋不舍的多看了一眼。

穿裙装的李天泽实在好看,大而黑亮的眼睛被描上眼线,垂眸启羽间风情万千,抹了珊瑚色的红唇一颦一笑动人可爱。staff拿了一条颈饰想遮住突兀的喉结,太禁欲了,最后还是被摘掉。

马嘉祺错过了戴颈饰的画面,哀求着李天泽戴上给自己看看。李天泽哪里搭理他,脚踩小皮鞋,闪回更衣室去换回舒适自在的黑t运动裤。

走出来时,对上马嘉祺摇了摇头说:“都是黑色,那还是小黑裙好看。”

迎面被一个女士包砸了满怀。


换了个场地,卸去浓妆,乌黑长发绕了个麻花辫搭在肩头,还戴了个粉色蝴蝶结发箍,碎花裙子外套了一件白色毛衣,马嘉祺对这位精致的初恋女友,甚是满意。

李天泽把马嘉祺和陶桃相处时那所有享受的样子,全记在心里,偷偷高兴。

敖子逸坐在李天泽旁边,两人黏靠着打游戏,马嘉祺拿着两盒维他柠檬茶,一盒自己叼着,一盒递给李天泽,顺势从两人中间挤入坐下。

敖子逸抬头看到饮料问:“怎么没我的?”

李天泽眼不离手机,把手里的递给敖子逸,马嘉祺正要发问,下一秒手里的饮料就被抽走,吸管放入了还未换衣服的陶桃嘴里。

敖子逸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天泽够意思。”


热恋的戏一条就过,倒是在阶梯教室发生争执的那一场,李天泽总笑场。

他从没和马嘉祺正经的吵过架。
李天泽偶尔置气,下一秒就不争气的被逗笑。
是马嘉祺真的太有办法对付他了吧,李天泽却说是自己脾气好,不与他斤斤计较罢了。


最难的还是那场手持盛着蓝莓果汁的高脚杯一个人对付黑夜的戏。
一个人呆着这件事离李天泽其实也没多远,来18楼以前他常常一个人奔波片场。
眼下只不过才短短几个月,身边多了一群每日都能整出些不同趣事来的伙伴,还有一个马嘉祺会陪他坐在地上看窗外的夜景给他唱歌打发失眠的时间。
人在快乐的时候,很难回想起那些不愉快带给自己的真实感受,从前那种一个人的孤单茫然,找不到人说话的日子似乎已经很久很遥远。


李天泽为了尽快入戏,把自己反锁坐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他拟想着如果有一天,他和马嘉祺,就像陶桃和简亓一样,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心脏被抽了一下,他有些害怕。
他想到了一个很坏的结局。

从房间里出来,李天泽冷着脸,原本明亮的眼睛,闪着凄清冷淡的光。

“这么多年我到底在执着些什么呢。”

一滴泪重重的从眼底落下,滴砸在李天泽假象的伤口上,却疼的让他感觉太真实。

以至于卸了妆发,洗漱好躺入被窝望着房间天花板,久久不能回神。

家族群里在聊嗨,刷了几百条信息也没有见李天泽出来发话。马嘉祺发了几条私信没有得到回复,便从房里出来敲了敲门,扭动门把探头进去。

听见响动,李天泽扶起身看着走廊灯照着马嘉祺,没有打造型的头发反而没有那么毛躁,乖乖的垂在额头。

“你没睡呢?” 马嘉祺钻进房里,关上门也坐到床上又问:“在干嘛呢?”

“怎么了?”

“敖子逸在群里发起表情包大战,你这个表情包大户居然不参与。” 马嘉祺歪下脑袋去看李天泽的脸,“你怎么跟哭过似的?”

“是,刚刚陶桃因为简亓哭过。”

“啧,简亓这人不厚道,前女友生日也不表示一下。还让人女孩纸哭,不厚道。”

李天泽从鼻子里笑出声:“骂自己呢?”

“诶?我是我,他是他。”

李天泽又默了声,马嘉祺贴了上去:“怎么?还走不出来呢?”

“你觉得他们俩的结局会怎么样?”

李天泽问的认真,马嘉祺也收起玩笑思索许久才回应:“如果是我,我会去找陶桃,但是如果是简亓...”

李天泽的眼里闪着光,马嘉祺顿了顿又说:“他会等陶桃回来。”

“如果我是陶桃,我就不会回来。”李天泽说

爱要争取,不是等待。简亓用错了方式,就活该失去陶桃。


“你希望他们在一起吗?” 马嘉祺问

想到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的陶桃,李天泽假想的伤口又隐隐作痛,他心疼陶桃,开口咒骂了几句简亓,回避了这个问题。
谁不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李天泽的性子不是那么轻易原谅,他想陶桃也是。

马嘉祺没继续问,笑着附和着他的谩骂,他解气就行。

到最后李天泽也没能问出口,以后的我们会怎么样,会不会也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马嘉祺一直感受到他的低气压,挑着有趣的事和他分享,看见对方笑了也跟着笑。李天泽终于决定不再去想,他以为自己与马嘉祺的心照不宣,一切都默契的在互相配合着。只要能一直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变数。



什么时候开始心照不宣?
粉丝从花絮视频里寻找蛛丝马迹,其实李天泽也无法明确的说出是哪一天。

马嘉祺是第一个发现他真面目的人,并不是李天泽无意透露,而是有意表现。
李天泽从未见过这么黏自己的人,吃个饭买个饮料都要叫上自己。他就拿出自己从未示人的一面来吓唬他,没想到马嘉祺对李天泽的猫脾气还挺受用。
没多久就被他宣之于世,经营着乖宝宝形象的李天泽在底下留言佯装生气,实则这样的马嘉祺于他也很是受用。

大概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马嘉祺给他的舒适感,让他内心充满安全。
于是不知不觉就会把马嘉祺的手拉到自己旁边,心情好时就会握起来。自己不爱喝的饮料,递给马嘉祺都会被消灭。两人的手机都有对方的指纹识别......

那些可以证明感情真的存在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某一天,而是每一天。
才会让李天泽把它们都变成糟糕的习惯。


马嘉祺说他黑眼圈很重,要早点睡,他却喜欢在睡觉前想事情。这会他又想着白天的事,气的睡不着又满心的疑问憋着不去问。
三天前,李天泽发烧,生病时马嘉祺还在照顾他。给他冲药帮他带饭。昏沉沉地睡着,醒来也还看到他坐在自己床边听歌看书。

事发在上午马嘉祺说staff找他,也没去多久。回来时呆呆的,李天泽拉了拉他的小拇指,示意他在自己旁边坐下。
刘耀文正在跳刚学的舞,几个人靠着墙坐着看。马嘉祺却直径走过,坐到了角落里,一旁的丁程鑫看刘耀文跳舞看的认真,没有发现一道电光火石正扫向自己这个方向。

李天泽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给他留了位置又不是坐不下。

原本只是假意生气,等着人来哄。却一直等到晚上,演变成了真的生气,那人也跟木头似的无动于衷。

这个状态一直到第三天,李天泽忍不了了,直接冲到马嘉祺的房间,吓得床上的人差点跳起来。

门应声关上,李天泽就质问道:“马嘉祺我招你惹你了啊?”

“啊?” 马嘉祺摘下耳机,“怎么了?”

“你...”李天泽气不打一处来,“你几个意思啊?你现在是想怎么样?”

“我没想怎么样啊。” 马嘉祺一脸无辜,像是对自己这几天的反常一无所知。

天天的当做看不见我似的躲着我,当谁瞎子呢。
李天泽怒狠的瞪着不可理喻的马嘉祺,将那句在心中骂了千遍的脏话吐出口,转身摔上门气了出去。



记不得从哪天开始,也记不得从哪天结束。

单方面拉黑,单方面置气,单方面吵架。这些所有,都让李天泽看起来像个笑话。
他开始怀疑,他与马嘉祺从未说过喜欢对方,只不过一些他自以为的暗示都会得到相同的回应,他就以为,马嘉祺也和自己一样。

而现在,他以为已经确定的关系,正在一点一点被否定。
失望,难过,不安...一边猜测一边处理着负面情绪。那几天的他又生病一场,正好就要开学了,提前结束了训练他是最早离开公司的一个。

在看不见马嘉祺的地方,养病会容易一些吧。



马嘉祺的态度,李天泽学的很快。病好之后,也若无其事的开始在群里出现,他倔强的发现有趣的人不止马嘉祺一个。

等到再和马嘉祺见面,已经是快一个月后,请假困难的他终于可以奔赴重庆参与训练。

令他重燃怒火的事就在此时发生。

训练的时候,他有意避开马嘉祺,让敖子逸替自己掐舞蹈动作。
马嘉祺抱来一箱水,一个个递发过去。递到李天泽手上时,李天泽的目光掠过他身侧,手还在僵在舞蹈动作上,没有要去接的意思。

大家早就发现他们二人有异常,敖子逸灵敏的察觉到气氛不对,在尴尬迸发前就抢手接过了水。

马嘉祺没有因为李天泽的态度望而怯步,依然态度平和的与他正常接触。
喊他吃饭,叫他练舞,给他递水果,只不过不是只对他一个人这样做。
李天泽彻底被激怒了。

在回宿舍后,李天泽终于逮到机会拦住马嘉祺。

“马嘉祺你有底线吗,你怎么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天泽气的胸口也上下起伏的厉害,声音都有些颤抖。

看着马嘉祺的表情,失笑自嘲:“是了,对你来说,的确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说着推开马嘉祺,慌乱的急于逃离这个让他窒息的现场。

你为什么能这么冷静的面对我,你为什么听了我的质问还可以面无表情,你为什么能把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当作从未有过,你为什么能比我洒脱...

李天泽太委屈太难过太不甘心了,忍了太久的泪水在瞬间夺眶而出。

太丢人了。

李天泽把眼泪一抹,把情绪全部吞回肚子里。

结束了,这回真的结束了。

他打开房门,将自己反锁在里面。眼睛陷入未开灯的黑暗,他突然想起陶桃举着酒杯落泪的那晚,滑着手机屏幕最后也没有等到想要的那个人的来信,多可笑。

也突然懂了陶桃那滴眼泪,是在可怜自己罢了。



日子又过去了一些,李天泽偶尔还会觉得难过,但似乎也没那么难过。
他一样可以和陈泗旭聊心事,跟刘耀文嬉戏打闹,和敖子逸一起练舞,和宋亚轩一起去吃串。
开心还是会开心,快乐也还是会快乐。
一切都一样,只是这些情绪不是来自马嘉祺。

李天泽曾极端的想,他以为他来到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遇到一个令人情窦初开的人,一切都会不一样,但这些他以为多可笑啊。

马嘉祺和那些在片场遇到的人一样,会照顾他,会对他好,但是导演喊下卡的时候,大家各归各位,又此形同陌路。


在后来不久他也看到,以前录好的那些互动被后期剪掉,他终于猜到几分。
他再想去问,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会变成这样吗。你也有喜欢过我不是我多想对吗。

可是太晚了。



「我知道自己喜欢你。但我不知道将来在哪里。
因为我知道,无论哪里,你都不会带我去。
而记忆打亮的微笑,要如此用力才变得欢喜。

——摘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chapter 2.

马嘉祺一直留着置顶的那个备注zt的人,改来改去,还是zt最好。
不管是泽天还是泽,那个字都会戳痛他。

如果问李天泽,和马嘉祺做过最亲密的事,他可能会数睡在一起多少次,牵手了多少次,脑袋靠在一起多少次...

只有马嘉祺会说,是亲过脸颊。

事情发生在李天泽发烧的时候,刚拍完第二人生不久,裤子老师忙完别的事回来教舞,大概是大家太久没有练生疏了许多又惹恼了她。不要命的加大训练,李天泽和刘耀文还有敖子逸接连病倒。

staff终于许了他们一日休息,马嘉祺整天在房间里守着烧到38.9的李天泽。
动辄去医院怕遇见粉丝,但是李天泽答应马嘉祺,如果吃掉那颗退烧药睡了一觉还没有退烧,就跟他一起去医院。

药物作用使得李天泽很快陷入沉睡,马嘉祺不是第一次盯着他静谧好看的睡颜。
只是看着看着,浮现出穿着小黑裙的他,惊艳到让他心跳漏了一声。
他知道李天泽五官漂亮,却从没想过化成女生的模样竟赢了他十五年里见过所有的女性。

可最吸引他的不只是这幅美丽皮囊,细品那小野猫的性子才最有味道。
李天泽很容易炸毛,有一次刘耀文问马嘉祺,最喜欢谁。
马嘉祺居然拿客套话敷衍,失望的不止竖着耳朵等八卦的群众,还有坐在一旁玩手机假装不参与的李天泽。

炸毛的李天泽点着屏幕的手指都带着熊熊怒意,容不得马嘉祺忽略,等人都散了就过去搭话。
果然回敬他满是冷言酸语,他晾着虎牙,被李天泽骂赶紧去整整见了就烦,也不收回去。
伸出食指,在李天泽的鼻梁轻刮了三下。

“有病啊。” 小炸毛没领会其中寓意,还不消气。

“是,有病,你好好理理我,我这病就好了。” 马嘉祺一说,李天泽就没出息的消气了。只不过脸上还摆谱,马嘉祺要带着他去吃串,李天泽说怕长痘痘,马嘉祺拍马屁说长得好看的人,痘痘也有福气变可爱。

所以谁说马嘉祺没说过喜欢他。
轻刮三下鼻子的意思就是,我喜欢你,最喜欢你,只喜欢你。



staff什么时候进来的,马嘉祺全然不知,为了通风,门窗都开着。
他不知道staff从哪里开始看到,是从他捏着李天泽的手反复的摩挲,还是从他没忍住俯身在李天泽的脸上印了个亲吻。

staff的脸色并不和善,但也只说了原本要交代的事,就走了。

马嘉祺是射手座,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擅长把所有最坏的结果都提前预想,然后留下空间,让最后发生的结局无论如何都会比预想的好,也就更能让人接受。

staff找他谈话后,他松了一口气,比预想的好那么一点。

他看到李天泽眼里的疑惑,他不能去作答。他看到李天泽眼里的愤怒,他不能去抚平。他看到李天泽心里的难过,他不能去安慰。

逼急了李天泽冲入他的房间,质问他的时候,他多想冲过去抱他,连拿着手机的双手都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幸好李天泽的逃离来的比他的冲动更快,他泄了全身的力气,心如刀绞。


“如果我是陶桃,我就不会回来了。”李天泽说

马嘉祺知道,离开了家的猫是不会自己回来的,简亓也知道。


最后马嘉祺的计划很成功,李天泽回到了北京没几天,就开始出现在群里。还是那个爱发表情包,怼的陈玺达要自杀的李天泽。

日子难熬,还好学业紧张,训练繁重。
可是思念更难熬,拥有糟糕的习惯的不止李天泽。

于是再见到李天泽,他尝试着自己发疯时的奢想,或许可以做个普通的朋友。

却不出意料将对方激怒了,李天泽把他堵在房间门口。

气红了的眼眶里含着水汽,讨伐他的话里满是委屈:“马嘉祺你有底线吗?你怎么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有底线,我的底线是你。
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是我装的,我演技好到你一点都看不出来吗。

李天泽的眼泪呼之欲出,他垂眸将情绪遮在交错的睫毛下。

“是了,对你来说的确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每次他都逃的那么快,生怕下一秒就会被自己抓住似的。

他抹了一把脸的动作被马嘉祺捕捉。

怎么会搞成这样,比预想的要好一些吗。
怎么比想象的要难过的更多。

最难的不是躲避,而是面对。
简亓于陶桃,马嘉祺于李天泽。
明明已经将对方推开,又还要继续留在对方的身边,是在逼着自己放弃也是在逼着对方接受。


马嘉祺坐在落地窗前,在这里他曾陪李天泽度过无数小时的失眠,李天泽听他唱了一首又一首情歌。
以后不会再有了。

李天泽是他做过最甜的一个梦,想起来也还是忍不住会弯起嘴角的人。可惜这个人,再也不会为他而笑。

马嘉祺拉上窗帘,将两人看了无数遍的重庆夜景拒之窗外。他摸了摸脸颊,指尖的泪痕被攥进手心。

“演多了都是角色,谁还会认得清你是谁呢?”



「我知道你喜欢我。
但我不知道自己将来在哪里。
因为我知道,无论哪里,我都没法带你去。

——摘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end。


书到货啦!!
明信片超级好看!!我特别喜欢!!
我也非常喜欢大大的文,特别是三生,我真的超级爱了 @陆菱歌

自己做的一个背景图~

虽然文案不是自己写的
我是在空间看见der~